編者按

“我生在山東,長在青海,1987年到西藏工作。青藏高原有著我34年的青春記憶。”作為攝影記者,唐召明曾數次走過藏北,拍下了一張張珍貴的照片,留下了一串串美好的回憶,對廣袤而神奇的藏北高原有著深深的感情。關注《藏北故事》專欄,一起跟隨唐召明寫實求真的筆觸,去看那人、那物、那事、那情誼……

唐召明,現為新華社高級記者、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西藏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新聞攝影學會理事、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理事。著有《圓夢“天路”》《走遍藏北無人區》《離天最近的地方》《神秘的藏北無人區》等紀實作品。

W020190829298133493643.jpg

世界海拔最高的野生動物王國

正因為藏北高原具有其獨特的自然環境,交通不便、高寒缺氧,對人類而言,生存條件嚴酷,人類的生產活動不易開辟滲透,因而藏北高原歷來被視為人類無法生存的“生命禁區”。

探訪“鳥鼠同穴”之謎

人們在藏北高原旅行,目及之處,發現最多的野生動物莫過于高原鼠兔了。這種很像老鼠,但尾巴卻超短的小動物往往在草叢間疾馳而過竄入洞穴,而那些洞穴也是東一個、西一個數不勝數。

生態環境改善 人與動物嘗試和諧相處

我多次深入藏北無人區,看到伴隨人們環保意識的增強,生態環境的改善,這里的生物多樣性呈現出全面恢復狀態,人與動物開始嘗試和諧相處。

W020190808307110814087.jpg

藏北以北,最后的野生動物天堂

說起野生動物,人們會自然地聯想到茂密的非洲熱帶叢林,那里大象、獅子隨處可見。然而,人們也許不知道,被稱為“世界屋脊的屋脊”的藏北無人區也是一個野生動物的王國。

W020190731310320031845.png

藏北植被,綠色生命

藏北高原被人們稱為“世界屋脊的屋脊”。它被昆侖山——可可西里山脈、喀喇昆侖山脈和岡底斯山——念青唐古拉山脈所環繞,是青藏高原一個相對封閉的地理單元。

--------------------------------  更多 >>
  • 這是一只在雙湖草原帳篷周圍堆積物上準備覓食的屬兔。(唐召明2017年7月27日攝).jpg
  • 這是一只褐背地鴉(左)與鼠兔(右)同在一起覓食(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jpg
  • 這是一只出洞屬兔在外曬太陽(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jpg
  • 這是在雙湖草原放牧的羊群。(唐召明2001年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前)在草原上與牧民放牧的馬匹(后)一同在草原上吃草。(唐召明2014年7月17日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野牦牛。(唐召明2006年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羚羊。(唐召明2006年攝.jpg
  •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唐召明2009年攝).jpg
  •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盤羊。(唐召明2006年攝).jpg
  • W020190731317863291508.jpg
  • W020190731316674083154.jpg
  • 這是一只在雙湖草原帳篷周圍堆積物上準備覓食的屬兔。(唐召明2017年7月27日攝).jpg
  • 這是一只褐背地鴉(左)與鼠兔(右)同在一起覓食(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jpg
  • 這是一只出洞屬兔在外曬太陽(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jpg
  • 這是在雙湖草原放牧的羊群。(唐召明2001年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前)在草原上與牧民放牧的馬匹(后)一同在草原上吃草。(唐召明2014年7月17日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野牦牛。(唐召明2006年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羚羊。(唐召明2006年攝.jpg
  •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唐召明2009年攝).jpg
  •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盤羊。(唐召明2006年攝).jpg
  • W020190731317863291508.jpg
  • W020190731316674083154.jpg
牛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