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雜志

西藏民族的新生

《中國西藏雜志》 發布時間:2019-07-23 11:21:00來源: 《中國西藏雜志》

  【編者按】 3月28日是“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世界再次將目光聚焦在了60年前的那一天:1959年3月28日,周恩來總理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令,宣布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行使地方政府職權,領導西藏各族人民一邊平叛,一邊進行民主改革。從而拉開了西藏百萬農奴翻身解放、當家做主人的序幕,西藏實現了從黑暗走向光明的偉大歷史跨越。這次改革是西藏歷史上最為廣泛、最為深刻、最具進步意義的社會變革。60年來,西藏經濟社會的滄桑巨變雄辯地說明,只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只有在社會主義祖國大家庭里,西藏自治區經濟社會才能實現跨越式發展,全區各族人民才能同全國各族人民一道成為國家的主人、共同創造和享有幸福安康的生活。本期將陸續刊登系列西藏民主改革親歷者的口述史,讓我們共同追憶和體驗60年前那場大變革的某個側面、某個瞬間,以此紀念這一波瀾壯闊的歷史進程。

  王長安(原西藏自治區民政廳黨組書記):我是原來解放軍18軍53師的,是進藏最早的一支部隊,我又是進軍西藏的先遣團——157團的一員,通過理塘、巴塘,爭取第九代本(團長)起義……當中央宣布九代本起義的時候,這個政治意義就很大了,對整個西藏的和平解放起了很大的作用……

  土改過程中有一個問題就是贖買問題,什么叫(參加)叛亂,什么叫沒有(參加)叛亂,叛亂就是扛槍打解放軍,支援叛亂就是用大量的錢財和物品支援。怎么劃,很復雜。主要是靠調查研究,如果是叛亂,沒收土地,進行斗爭;不是叛亂就要贖買,大不一樣。

  另外是宗教。什么叫披著宗教外衣?什么叫宗教信仰自由?比如有一個寺廟,里面有喇嘛,有些老百姓請他們去家里念經。在念經過程中他們發現群眾家里有分的寺廟里的東西,他們就說你們家里不應該放這個東西,你應該送給寺里。結果老百姓就把東西送還寺廟了。說他這是反攻倒算嗎?老百姓是講究宗教信仰的,這里面有很多問題很難劃分。

  最后講爭取邊民回歸。波密這個地方靠近珞瑜,一開始叛亂的時候,有一部分邊民跑了,以后縣委有個很大的任務就是爭取邊民回歸。他們為什么跑呢?一部分是被叛亂分子裹脅走的,另一部分就是地處邊緣,還沒有感受到我們的政策,對我們共產黨有誤解。邊民回歸有很多辦法,一是利用親戚朋友進行宣傳。最好的就是把邊民的房子原封不動地予以保管,糧食也是。還有就是土改該分的就分,爭取邊民回歸。

  羅念一(西藏軍區歌舞團著名作曲家):我在瀘州準備安家的時候,我們縣里來了個縣長,原來是18軍政治部秘書科的科長,要進軍西藏,我們就跟著來了。后來我在軍區文工團工作。1957年,我們軍區文工團到朝鮮慰問志愿軍,剛回到北京,昌都就出現了叛亂事件,我們一個排被叛亂分子襲擊后都犧牲了。那時,叛亂分子到處打我們的軍車,到處搶我們的糧食。后來我們到芒康,那邊有個寺廟叫老然寺,我下到部隊157團1營,跟著部隊一起去芒康老然寺,打開倉庫,全是我們部隊的物資,都是叛亂分子搶來的,然后存到這個寺廟……

  1956年,我們從日喀則到亞東演出回來,文工團組織我們幾個人在那里深入生活。在一個叫生麻占堆的村莊,有一戶兩層樓的人家,周圍都住著差巴(農奴),這一家有三個人,一個老人大概五十多歲,兒子三十多歲,還有他們的媳婦,據說是父子共同的老婆,還有就是管家。一共有三十多個朗生住在那個莊園里。晚上那些農奴沒有寢室,他們就把腰帶一解,頭一蒙,倒地就睡。領主三個人有個經堂,有一個織氆氌的地方,還有一個老婆婆是專門照顧他們的。我們住了一個多月是親眼看到的。女主人很兇,誰不聽話就打誰,農奴痛苦不已。每天早上我們看到管家發突巴(糌粑糊),一人一瓢,排隊領吃的,吃完就干活。達賴所說的可能就是恢復這種制度。這個我想他是白日做夢。現在西藏和平解放已經50周年了,從電視里看到西藏老百姓住的房子比四川老百姓住的房子漂亮多了。你現在讓他們回去再過那種奴隸的生活,那是不可能的。回想過去,今天,我覺得我們黨中央的政策非常正確。你想獨立、半獨立絕對不可能。現在的西藏人民絕對不會接受……我覺得,今天我們可以自豪地說,我們中國共產黨在西藏的政策是勝利的,西藏人民很擁護,我們不需要那種農奴制度。

  閱讀全文請點擊:http://www.ctibet.org.cn/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牛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