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新時代 邊疆行】八廓街里的“大院小事”

趙耀 發布時間:2019-08-22 10:56: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中國西藏網訊 8月的西藏,正值旅游旺季,位于拉薩市八廓街的大昭寺迎接著每一位前來的游人和信眾。千百年來,人們駐足的腳步轉瞬即逝,唯有門前的唐蕃會盟碑堅如磐石、屹立不倒。


圖為唐蕃會盟碑 攝影:陳小容

  這塊立于公元823年的石碑,是歷史上有名的“甥舅和盟碑”。碑陽及兩側以漢藏兩種文字刻載著盟誓全文,碑陰以藏文刻載著唐蕃友好關系史及長慶元年在長安、二年在邏些(拉薩)兩地盟誓的意義。歷史記載,此碑立后,唐蕃之間的紛爭從此宣告結束。此碑也成為了民族團結、友好的歷史見證。

  如今,圍繞著大昭寺、唐蕃會盟碑的八廓街,民族團結的故事依舊還在每天發生著,發生在人們生活著的每一個大院中。


圖為話劇《八廓北院》劇照 攝影:趙耀

  2018年熱映的話劇《八廓北院》向人們展示了這些民族大院里普通老百姓的點滴生活,表現了拉薩八廓古院里最真實、最溫暖的那些人和那些事。這部表現民族團結題材的話劇,獲得了一致好評。

  北院如此,八廓街南面的河壩林社區亦如此。作為一個典型的民族社區,轄區共有藏族、回族、漢族、白族、維吾爾族等10個民族的居民,更有許許多多如《八廓北院》一樣的大院坐落在轄區內。

  距離八廓街直線距離只有500余米的甲巴康桑大院就是其中之一。院子里居住著藏族、漢族、回族、東鄉族等居民,他們在這里出生、成長,在這里生活,從這里離開,又回到這里。和一個個大家庭一樣,這里每天都上演著生活的悲歡離合。


圖為河壩林社區 攝影:趙耀

  和門外熙熙攘攘的八廓街不同,大院里的生活卻是如此的靜謐、安寧。臨近中午,院子中央一名藏族婦女正在洗菜;見到生人的小男孩歡快地跑開;漢族老板的臨街理發店生意興隆。這座四層小樓翻修于2016年,常住人口也由之前的44戶129人增加到了68戶214人,人口增加了,大院的民族情誼也更加濃厚了。

  46歲的次德吉已經在這個大院里生活了30多年,她聽父母講起現在的甲巴康桑大院在1959年之前是一所專供貴族上學的學校,普通人是禁止入內的,誰也不知道緊閉的大門里究竟是什么樣子。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以后,百萬農奴翻身得了解放,分到了牲畜、分到了地、也分到了房,甲巴康桑大院緊閉的大門從那時開始敞開了,次德吉的父母就是那時候入住了大院。

  次德吉告訴記者,她十幾歲搬進來的時候,大院里就已經有了藏、漢、回各個民族的鄰居了。這么多年,從煤油到天然氣、從手動黑白電視到全液晶電視、從自行車到小汽車,從二層小樓到四層小樓,大家的生活都在一天天變好,大家的感情也在一步步加深。當記者問到這么多年有什么大家一起做的印象比較深的大事時,次德吉微笑著說,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家庭有了矛盾大家去勸解、家里出了麻煩大家去幫忙、下水道堵了大家去疏通……誰家有人生病、有人婚嫁、有人子女高考,大家心里都一清二楚,及時慰問、及時祝福是必不可少的。次德吉清楚地記得,兩年前女兒考上武漢大學的時候,鄰居們紛紛前來祝賀,祝福的哈達掛滿了女兒的脖子。當談到女兒畢業留在哪里的問題時,次德吉還是希望女兒能再回到這里,回到這個情深意厚的民族大院中來。


圖為甲巴康桑大院 攝影:趙耀

  大院很大,大到容得下各個民族;大院又很小,小到每一件事大家都認為微不足道。但正是這樣的“大院小事”才累積起民族團結的磐石。于細微之處見真章,今天只是甲巴康桑一個大院的“小事”,但這樣的“小事”卻每時每刻在西藏無數個“甲巴康桑”中上演著。(中國西藏網 記者/趙耀)

(責編: 王東)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在西藏喝茶

    我不是第一次到拉薩。曾在海拔4700米的阿里工作過的我,每到拉薩,無論冬季還是夏季,都會出現高原反應。那是一段讓人掙扎的過程,讓人非常不適。[詳細]
  • 我,就在軍旗里

    我,就在軍旗里,戎裝在身,經歷了十五個春秋,在軍旗下訓練站崗,洗禮著我的青春,用熱血添染旗幟的風采,沒有一刻不在眼里,不在夢里,從來沒有分離……[詳細]
  • 奔跑的路

    公元641年,文成公主進藏,浩浩蕩蕩的迎親和送親的隊伍從長安到拉薩,走了兩年多。辛亥革命爆發后,清軍駐藏軍官陳渠珍帶著心愛的姑娘西原,從林芝出發,歷經7個月的艱辛,在抵達西安時,隨行的115人只剩下了7人。[詳細]
牛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