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在西藏喝茶

趙國棟 發布時間:2019-08-20 10:22:00來源: 西藏日報

  我不是第一次到拉薩。曾在海拔4700米的阿里工作過的我,每到拉薩,無論冬季還是夏季,都會出現高原反應。那是一段讓人掙扎的過程,讓人非常不適。

  這一次,即使在最舒適的7月,即使提前吃了抗高反的藥物,即使遵循了初到高原的行動密碼,但我仍舊未能逃脫。喝酥油茶抗高原反應,這是我在書中常提的觀點,但,我真的沒有認真實踐過。在一位西藏社科院工作的朋友力勸下,在拉薩,我全身心體驗了一次。

  那是一個小小的茶館,是朋友常去的地方。里面有幾個顧客正在喝茶用餐。我們點了一壺酥油茶。顏色比起牧區的要淺淡一些,表面油花要少一些。喝到嘴里有一種輕輕的舒暢,比起在牧民群眾家中喝的更適口。大約8杯之后,開始強打精神咬牙聊天的感覺已經有了很大改善。仔細回味,頭部的疼痛與暈沉的感覺已經基本不在,胃部舒適了許多,體力似乎恢復了。朋友笑我自言自語發出的這番感慨。

  作為一名對西藏茶文化做了許多年研究的人,我本應對這一過程早有體驗,但實際上,這次才是真正深入的體驗。原因就在于,以前喝的酥油茶都是在阿里的牧區,那里的口感讓我最多喝上一杯便急忙停止。那么,差別在哪里呢?

  我們又點了一壺,并聲稱要全程參觀酥油茶的做法,靦腆的藏族姑娘答應了。她先拿出一塊新鮮的酥油放進打茶機,酥油呈乳白色,她說是牦牛的,然后加入呈暗紅色的濃茶汁。后加入一小勺鹽,并又拿過一個塑料包,我確認后,原來是全脂奶粉,姑娘說加入全脂奶粉后打出的茶會更好喝。最后加入熱水,蓋好打茶機的蓋子,開始打茶。約一分鐘,茶就打好了。整個操作過程也就3分鐘左右。

  和這里不同的是,牧區制作酥油茶講究多放酥油,尤其要打出油花。我到過近二百戶的牧民家中,女主人都極為熱情地請我喝茶,吹開茶碗中的油花是每次都要做的事。在牧民群眾看來,油花多才更顯對客人的尊敬。另外,牧民家中的酥油多呈黃色,做出的酥油茶的口感會稍差一些。他們也不會加奶粉等調味品。那么,似乎酥油成為了味道差異的主要原因。

  酥油為什么有白色與黃色之分呢?這里還大有門道。一位叫平措的同志給了我答案。

  原來,以羊、牦牛、犏牛的奶做出的酥油是不同的,這也體現在顏色上。以羊奶制作出的酥油顏色是白色的,而以牦牛制作出的則是金黃色的,犏牛的則是淡黃色的。這些顏色也不是固定的,隨著季節的不同,制作出的酥油也會產生顏色上的差異。比如冬季的牦牛奶制作的酥油,顏色比夏季的要淺一些,但整體上仍是黃色。隨著時間的推移,酥油也會有顏色的變化,羊奶制作的酥油尤其明顯,會慢慢變成黃色。但牦牛和犏牛的則變化很小。

  平措說,地道的酥油茶還要屬牧區那種,不加任何添加物,口感就是有點咸有點餿的感覺,但極富營養。這樣我們就找到了問題的關鍵。在牧區,老百姓家中的酥油茶,有的說難以下咽,有的說油花太多,主要來自于人們對酥油茶文化了解的不夠深入。整體上看,拉薩制作的酥油茶,選擇了大眾的口味與做法,這樣就很容易吸引大眾化的消費者。

  中醫認為,鹽性咸而微涼,具有調味和中、催吐利水和潤燥通便之功效。酥油則可滋潤腸胃、補充能量、和脾溫中。茶能夠開胃明目、補充多種維生素,激發人體的精神活力,提升免疫力。三者對身處高原之人都是有益處的,但也有可能它們三者結合形成的酥油茶,能產生某些更有利于人體在高原生活的成分,從而超越三者簡單地相加的效果。當然,最終解開謎團還有待科研工作者的進一步研究。

  到西藏,不能不喝茶,這既是一種生活的方式,也是一種深沉的文化。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另一朵云(外一首)

    以更輕的姿態飄逸,前面有一盞明燈在牽引,紅塵與喧囂漸行漸遠,另一朵云影子般追隨,以對峙的方式積蓄力量,等到雨季把愛傾下。[詳細]
  • 我,就在軍旗里

    我,就在軍旗里,戎裝在身,經歷了十五個春秋,在軍旗下訓練站崗,洗禮著我的青春,用熱血添染旗幟的風采,沒有一刻不在眼里,不在夢里,從來沒有分離……[詳細]
  • 奔跑的路

    公元641年,文成公主進藏,浩浩蕩蕩的迎親和送親的隊伍從長安到拉薩,走了兩年多。辛亥革命爆發后,清軍駐藏軍官陳渠珍帶著心愛的姑娘西原,從林芝出發,歷經7個月的艱辛,在抵達西安時,隨行的115人只剩下了7人。[詳細]
牛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