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藏北故事】生態環境改善 人與動物嘗試和諧相處

發布時間:2019-08-16 09:06: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我多次深入藏北無人區,看到伴隨人們環保意識的增強,生態環境的改善,這里的生物多樣性呈現出全面恢復狀態,人與動物開始嘗試和諧相處。


圖為在雙湖草原放牧的羊群。(唐召明2001年攝)

  隨著西藏各大自然保護區建設取得重大成就,野生動物種群增加、活動頻繁,“擾民”事件也時有發生。

  

  圖為雙湖縣副書記、中石油援藏干部胡勇(左)和雙湖縣森林公安局局長巴桑(右)在整理將要發放的保護野生動物的宣傳材料。(唐召明2017年7月27日攝)

  為了有效地解決這一問題,《西藏自治區重點陸生野生動物造成公民人身傷害和財產損失補償暫行辦法》自2006年起正式施行。

  據了解,藏北首府那曲市在落實野生動物肇事補償政策以來,已累計向農牧民兌現補償資金1億多元。

  “政府為野生動物肇事‘買單’,大大地提高了群眾保護野生動物的積極性。”原雙湖特別區政法委書記趙多希說,上世紀八十年代,人與動物的沖突是人對動物的獵殺。而今,這種沖突已表現為人與動物的相互影響。除了人類活動繼續干擾野生動物及其棲息地外,隨著野生動物種群數量的逐漸增多,人們的財產也受到了來自野生動物的威脅。 

  就拿比較常見的棕熊來說,它常常趁主人不在的時候闖入,咬死圈里的羊。過去,這樣的棕熊難逃被獵殺的命運。但是,隨著野生動物保護執法越來越嚴格,人們對棕熊無可奈何。

  

  圖為雙湖嘎措鄉才達卓瑪每天用嬰兒奶瓶在給被狼咬死、失去媽媽的小牛犢喂食。(唐召明2017年7月26日攝)

  前幾年,在北措折鄉一村扎彭家,一晚上有64只綿羊被棕熊咬死。按照一只綿羊250元的補償標準,扎彭拿到了1.6萬元的補償款。

  扎彭放牧的草場地處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腹地。這個保護區被稱為人類的“生命禁區”,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是世界面積最大、海拔最高的陸地生態系統保護區。

  作為“藏西北羌塘高原荒漠生態功能區”的主體地帶,這里不僅有星羅棋布的湖泊,雄偉的冰川,也繁衍著很多特有的野生動物,包括盤羊、藏原羚、藏狐、高原兔、黑頸鶴、斑頭雁、棕頭鷗、高山兀鷲、藏雪雞、雪雀等。


圖為原雙湖辦事處干部張新破在給斑頭雁和赤麻鴨喂食。(唐召明1987年攝)

  雙湖縣森林公安分局局長兼林業局副局長巴桑認為,人與野生動物的矛盾是保護區目前遇到的“最大矛盾”。

  據他回憶,2014年和2015年,各有一名牧民在棕熊肇事中死亡。

  為了制止棕熊肇事,巴桑和他的隊員們有一次出警,開著車一路追著一頭肇事棕熊跑了幾十公里,直到它跑累了,干警和牧民們才有機會把它五花大綁裝上車,一路送到人跡罕至的冰川北部。

  除了棕熊以外,讓牧民們頭疼的還有野牦牛和藏野驢。

  野牦牛個頭非常魁梧。交配季節,它們常常會溜進家牦牛群里尋找配偶,看到中意的對象,就不讓牧民給它擠奶,想方設法“拐跑”對方,不達到目的就不讓“意中人”吃草喝水,作風相當霸道。

  

  圖為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前)在草原上與牧民放牧的馬匹(后)一同在草原上吃草。(唐召明2014年7月17日攝)

  至于“三大動物”之一的藏野驢,它的問題是在禁牧草場大肆吃草。特別是它吃草要刨根,對草場破壞性很大。

  為了更好地促進人與動物和諧相處,位于羌塘國家自然保護區腹心地帶的雙湖縣主動把野生動物聚集的配種點、產羔點、生活點列入核心保護區,積極協調牧民群眾搬遷撤離,將生存空間更多地讓給野生動物。如巴嶺鄉南部是野生動物的繁殖點,他們就將該地的十幾戶牧民群眾搬遷到其它地方,把生存的空間讓給野生動物。

  此外,雙湖縣還成立了15個自然保護區專業管護站,有135名專業管護員來保護野生動物。

  2018年6月,西藏啟動首個高海拔生態搬遷項目,尼瑪縣榮瑪鄉兩個行政村的262戶1102名牧民,撤離了1976年所開發的藏北無人區,搬遷到海拔較低的拉薩市堆龍德慶區古榮鄉,開始新生活。

  今年,雙湖縣嘎措鄉、雅曲鄉、北措折鄉的714戶3018名牧民群眾,也將撤離1976年所開發的藏北無人區,搬遷至海拔較低的山南市貢嘎縣谷地。

  這一舉措,既是為了改善牧民群眾的生存質量,也是為了保護藏羚羊的遷徙與產羔的活動地,更是為了保護羌塘這個地球上迄今為止未被人類破壞的最原始的陸地。(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牛牛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