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老照片背后的故事】鐵棒喇嘛及其隨從“朵多”

孫健 發布時間:2019-08-14 08:54: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寺院里不僅有念經的喇嘛,還有一群以‘習武’為主的僧人。”陳宗烈的鏡頭里,就有這些人的特寫。


圖為哲蚌寺的(協俄)鐵棒喇嘛及其隨從“朵多”。翻拍:孫健

  鐵棒喇嘛,藏語為“協俄”,但是在不同寺院中,稱呼不盡相同。他們曾經是讓僧俗百姓膽戰心驚的人物,也是頗有戲劇性的角色。他們挺胸疊肚,神氣十足,手握鏤花大鐵棒,或在寺院僧眾中踱步,或在拉薩街頭巡查。每走一步,鐵棒便在石板地上一砸,發出鏗鏘有力的震響。所有僧俗百姓,趕緊閃向兩旁,而且要彎腰、吐舌,作驚恐敬畏狀,嘴里發出一些哆哆嗦嗦的聲音。

  拉薩三大寺都有鐵棒喇嘛,其中以哲蚌寺的鐵棒喇嘛最具威風、最有權勢,他不僅執掌本寺僧人和莊園百姓的生殺予奪大權,同時,在每年藏歷正月初三到二十四日舉行的“莫朗青波”(傳召大法會)期間,拉薩“麥本”(市政長官)要把市政大權交到他手里,在這21天里,他成了拉薩市真正的主宰。

  “朵多”又稱“陀陀”,與讀經僧人(藏語為“貝恰娃”)相比,他們的容貌特殊、裝束特殊、職能也特殊,相當于西藏的武僧。朵多喇嘛不讀經,也不坐禪,大部分是一字不識的文盲。他們非常重視武功和體育鍛練,他們有自己的組織,叫“朵倉”,“朵倉”的首領叫“朵多格更”。其他僧人念經的時侯,朵多們便瞞過扎倉(僧院)的堪布(住持)、協俄(鐵棒喇嘛),跑到寺廟附近的山溝草壩,練習賽跑、跳遠、摔跤、擲石頭等。各寺院“朵倉”之間,還舉行體育對抗賽,那是非常激烈、充滿危險精神的比賽,有時甚至以流血事件而告終。他們刀槍不離身,腰間常常掛著一個重達二三斤的鐵鑰匙,一方面來顯示自己的權威,另一方面用來當做斗爭時的武器。

  拉薩三大寺的活佛、堪布、協俄出行,朵多們是他們的警衛、待從。每年藏歷正月初三到正月二十四日,拉薩舉行傳統的傳召大法會,哲蚌寺鐵棒喇嘛要進駐大昭寺,代替拉薩市政長官掌管市政。他身邊十九名貼身警衛(“格繞”),都是由朵多喇嘛充當。這也是朵多喇嘛最露臉的機會,聽說為了獲得這個差事,他們還得大大破費一番。

  遇到戰事,或者保衛寺廟的大事,朵多們總是拼殺在最前面。過去三大寺的色瑪(僧兵),都是以朵多喇嘛為骨干。1904年江孜抗英時,朵多中出了一些勇敢分子,至今還被藏族人民稱頌。據陳宗烈介紹,“如果把寺院作為一個社區,那么鐵棒喇嘛就是負責安全工作的,‘朵多’們就是他們手下的‘兵’。以前寺院和地方政府發生矛盾時,寺院便會派出‘朵多’們去和藏兵打仗,有幾次還打贏了呢!”

  朵多們在寺院里地位低微,容易受到別人的耍弄和歧視,但他們的宗教觀念同樣濃烈而執著,他們知道自己不能像高僧大德那樣涅槃成佛,便希望自己死后能夠變成“曲炯”(護法神)或“松瑪”(地方保護神),能夠一直保護寺院和佛法。(參考資料:廖東凡著《雪域西藏風情錄》)(中國西藏網 記者/孫健)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牛牛游戏